我的家風故事

家風又稱門風,指的是家庭或家族世代相傳的風尚、生活作風, 即一個家庭當中的風氣。家風是給家中后人樹立的價值準則。 俗話說“校有校規,家有家風”, 我們家歷來重視家風的傳承。 ...

孩子,你那邊有雨

一天夜里,就要熄燈睡覺時,我突然有些想家,想念千里之外年邁的父母。我撥通了那串解密思念的數碼,接電話的是父親,他著實為我的深夜來電吃了一驚:出了什么事兒?我趕緊說沒事,剛才突然想家,想說說話。說什么話,深更半夜的,你媽睡著了。威呢?是不是也睡了?父 ...

一紙遺囑兩份母愛

經不住小蕓游說,她媽媽終于同意跟我爸“接觸接觸”,就等我全力攻克最后的堡壘了。可在我一輪輪“苦口婆心”的規勸下,父親總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。他才50歲,我實在不忍心看他一個人寂寞地度過晚年。 小蕓的父親早在四年前去世。我和她在一次閑聊中突發靈感:既然我們 ...

一箱畫帶來一生追悔

我的兩個舅舅反目成仇好多年了。盡管母親反復做他們的工作,但他們依舊誰也不理誰,在一條街上住著,形同陌路。甚至連孩子們都不往來。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外婆的一箱子畫。 外婆是大地主家的小姐,陪嫁過來一箱子畫,雖然歷經“文革”還剩下不少,有好多出自名家之手。 ...

讓生命活成一樹花

她是差點成了我婆婆的人,但后來,我們成了朋友。 第一次見她,是在商場里。我們一起買化妝品,她穿一襲的長裙,米色,披紅色的絨風衣,五厘米的金色高跟鞋,頭發是很長的大波浪。我以為,她是公司的高級白領,不超過40歲,她臉色極好,皮膚細膩,而我正青春,只一條 ...

我們曾這樣受父母虐待

當我們是嬰兒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接收到父母親給我們無條件的愛,但是這樣的愛對我們而言,接受的時間及分量都太少了!很快地,我們就開始接受有條件的愛。我們的父母親在內心深處受到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影響,他們也認為我們必須成為什么樣的人才會是有用的、有價值 ...

母親的胸懷

在“動物世界”節目中看到這樣一幅情景:一只蘆葦鶯正臥在巢里孵蛋,也許是沉浸在即將做媽媽的幸福憧憬中吧,它顯得那么溫柔而興奮。此時它并沒注意到有一雙眼睛正遠遠地透過樹葉縫隙在“偷窺”它。也許是一天或者幾天沒吃東西了吧,饑餓的蘆葦鶯四周看了看覺得寶貝們 ...

超凡的母愛

墓碑上,沒有她的名字,沒有她的生平資料,只有一行文字:“一個全身上下都閃爍著母愛光輝的人。” 這是一個不幸的女人,在一個風大雨大的夜晚,一輛車將她從斑馬線上撞飛出去,肇事車又在茫茫夜色中逃逸。她又是幸運的,我們交警和醫院、保險、社會保障等部門統籌協調 ...

親愛的小螃蟹

我給媽媽打電話,聒噪了一通,斂容說:“螃蟹呢?”仿佛這才進入了正題。 我媽就恨我這一點,說我對狗比人好。她老人家小時給狗咬過,因此大半輩子心懷對狗等的深仇大恨,永遠與之保持半徑10米開外直距。可是現在,我回家去的時候,看見螃蟹正趴在她的棉拖鞋上,棉拖鞋 ...

飄遠的手帕

盛夏,走在幽靜的林蔭小道上,額角上仍然滲出豆大的汗珠。朋友遞給我一方手帕,是一方散發著幽香的潔白棉質手帕。擦在臉上,舒服極了。回家問妻子,問女兒:家里還有手帕嗎?一齊回答:嘿,現在都有紙巾,一次性使用,又方便又衛生,誰還要手帕??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 ...

女兒,我在聽

午夜的電話鈴聲似乎總比白天更刺耳、也更急促。被驚醒的我從床上一個激靈坐起來。電子鐘上紅色的“12∶00”在黑暗中顯得尤為詭異。我想起遠方的親人和朋友,各種可怕的猜測涌進腦海:急病?意外?暴力? 我一邊推醒丈夫,一邊心驚膽戰地拿起話筒:“喂?” “媽媽…… ...

奇特的家書

10多年前,我在一所民族學院讀書。班上除了少數幾個漢族學生外,大部分同學都是少數民族,來自偏遠貧困的山區。也許是家鄉偏僻的緣故,他們幾乎都很少與家人通電話,信件往來倒是很常見。 作為班長,我的一項工作就是每天午休前站在講臺上發信。我留意過,“多吉”這個 ...

時間會告訴你

她嫁給他的時候,剛剛20歲。而他,則是比她的父親還大了兩歲。 這樣的結合,當然絕少有人來祝福。她的父親,早已咆哮著與她斷絕了關系。母親忍不住,結婚的時候給她打了電話,人卻是哭得說不出話來。他前妻的兩個孩子,不僅不來參加他的婚禮,路上碰見了,是連招呼也不 ...

空白的信

西蒂一出生雙眼便看不見。西蒂的父親杰克是銀行職員,母親麗莎原來在一家商場當售貨員,因為西蒂,她毅然做了家庭主婦,專門照顧西蒂及丈夫杰克的日常生活。 在西蒂10歲那年,她的母親麗莎對西蒂說,因為要給她醫治眼睛,她的父親杰克必須到離家兩千公里的希德堡鎮做生 ...

請這位紳士體面地接受肉刑

道格拉斯先生是美國《芝加哥快報》的編輯總監,他敘述了這個發生在他和5歲的女兒瓊妮之間的故事。 小瓊妮今年5歲,1年前我和他媽媽協議離婚時,承諾并將以下這個口頭約定遵循至今:彼此都要永遠愛她,決不能讓我們離婚的陰影傷及她幼小的心靈,要讓她成為一個人格健全 ...

我媽

上幼兒園時我開始喜歡畫畫,紙上畫不過癮,就用蠟筆在客廳的白粉墻上涂鴉,踮腳站在凳子上,好像莫高窟里嘔心瀝血的畫匠。爸軍人出身,建議先揍我一頓,可媽說,讓她畫吧,客人可以在書房喝茶。 媽這么寬容,并不是想把我培養成張大千或畢加索,她對我說:做你夢想的事 ...

給母愛留有余地

對門家年近70歲的老奶奶,每次從鄉下趕來看望兒子一家人,住不上幾天,她便愁容滿面一步一回首低泣著離開兒子的家。一次,我于心不忍,拉住老奶奶在我家停留片刻,想給她一絲安慰。誰知,我夸她兒子一家人不錯,她卻不停地重復說自己:“都是我錯了,都是我錯了,我怎 ...

居里夫人的家教藝術

居里夫人一生科研工作十分繁忙,然而她很善于抓緊時間對子女進行早期教育,并善于把握孩子智力發展的年齡優勢。譬如,居時夫人在女兒不足1歲時,就讓她們開始所謂的“幼兒智力體操”訓練,讓她們廣泛接觸生人,到動物園看動物,讓她們與貓玩;讓她們到公園去看綠草、藍 ...

兒子,我無法對你不殘酷

九歲那年,他開始逃學。 一天中午,先生終于氣憤難忍,把他逃學一事告訴了他的母親。 下午,他背著書包蹦蹦跳跳地趕回家來。一切都和往常沒什么區別,在他眼里母親依然是一副和藹慈祥的樣子。孩子,今天學堂里的功課你能聽懂嗎?能。他隨口答道。他頓了頓,又眉飛色舞 ...

深愛無痕

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深秋,滿眼都是飄零的落葉,我的心也如季節一樣漸漸涼了。 當我把苦戀了三年的陽正式推到我父親面前時,母親對于眼前這個出身農村的苦孩子沒有半點好感。那時的陽又黑又瘦且極不擅言辭,母親冷冷的,只有一句話:“你們死了這條心吧 ...

大難來臨誰在你身邊

他是一個豐神俊朗的才子,從十七八歲開始,就憑借愛情詩只身闖文壇,十年流水光陰,他如今早已名滿天下,有車有房有事業有地位,并且,依然那么英俊不凡。很多女子愛著他,而他,卻分不清楚什么是愛,什么是喜歡。 他原來想過的,戀一輩子的愛,卻絕不會作繭自縛。愛情 ...

永遠的十三歲

我確乎已記不清這個弱智小女孩的父親是誰了,小女孩的名字我也只是記得叫小安娜。我之所以還沒有忘卻,是緣于這位父親的一句話如同一束溫暖的光,在苦難的人世,直抵我的心靈深處。那句話是:“現在,她和別的孩子一樣了……” 這是我在人世間所聽到的最溫暖的話,這也 ...

認他是為了愛

少年時讀《史記》,最愛“刺客列傳”里聶政刺韓相的故事。 聶政刺殺了韓相之后,為了怕連累姐姐,而用刀剝下自己的臉皮,挖出眼睛,再切腹而死。韓王認不出刺客是誰,把聶政的尸體放到大街上,懸賞千金,給說出刺客名字的人。聶政的姐姐聶榮,居然跑去認尸,說:“我怎 ...

銘記

有一位老太太,兒子長年在北京工作。兒子得知老太太病危,急忙往回趕。其實老太太已經沒有生命指望了,我們為了等她兒子,就讓呼吸機一直吹著,液體慢慢地滴著。兒子來了以后,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在搶救室哭得死去活來,恨自己沒有回報過母親,而母親就這樣走了。他扇 ...

孤獨的母親

他星流火急地趕往醫院,因為鄰居打來電話說,母親哮喘病突發,正在送往醫院搶救…… 母親已經是73歲的高齡了,皺紋陷得愈深的同時,身體也變得愈加虛弱起來。心臟病和哮喘總是不時地折磨母親的身體。 但是,他每次回家看望母親時,母親都極力地打起精神,一副很高興的 ...

Top 尊龙d88app - d88尊龙w来就送38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