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看相不厭

深秋,黃葉片片飄落,祁厭低著頭站在一棵光禿禿的梧桐樹下,突然有所感應一般,猛地轉身,向遠處望去,除了在枯黃的雜草叢中立著一個丑陋的稻草人外,再無其他。祁厭自嘲的笑了笑, ...

絕對不可以心慈手軟

絕對不可以心慈手軟 于公謹 吳橋是一個日語翻譯,接觸很多的日本人,覺得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禮,和那些電視上面所演的日本人完全不同;而且,他也很喜歡中國古代文化,所以知道日本的禮 ...

灰燼

一顆炮彈落在了上尉所處的掩體旁,巨大的振動把他連著早已被炸爛了的土地一通翻起,街道業已面目全非,瓦礫中停著報廢了的坦克。冷風夾雜著燒焦了的木頭味道一起撲面而來,上尉踉蹌 ...

致命的冷飲

致命的冷飲 于公謹 炙熱的陽光照著,讓柏油馬路上面的瀝青有些融化了,黏黏的。 施雯打著太陽傘,和我一樣懶散,就這樣相伴地走著,在路邊慢慢走著。 沒有出門的時候,施雯說:“陽光 ...

三個古風微小說,也許你們都看到過

1。 她是名滿京城的妓。 他是處處受制于人的皇帝。 一次因為心中煩惱他出宮尋樂,喝多了酒后的他把她撲倒。 第二天醒來他看著床上的落紅眼里盡是嘲笑。 可他不知她自小流落青樓賣藝不 ...

我們是夫妻

我們是夫妻 于公謹 屏是一個事業的女人,她的老公星比她年輕很多,這不可能會妨礙他們成為夫妻。 屏并不滿意自己的婚姻,但是,畢竟是結婚了,就守著一條婚姻看不見的線。但是,最近 ...

遠鄉迷離(一)

在有限的選擇里,人只能夠憑本能做讓自己相對舒服的選擇。 我是他的童養媳。已經不記得是什么年紀被賣到這個村子里,他比我小,在這個家,我要照顧他,早上給他穿衣,打水洗臉,喂他吃飯,幫他媽媽干活,晚上還要幫他脫衣,等他睡下了才能去睡。他媽媽有事出去的時候我 ...

黃昏畸戀

古稀之年的王元含退休多年,妻賢子孝,家庭生活幸福美滿,自己身體硬朗,無憂無愁,安度著晚年。但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他被社會上傳聞的老牛吃嫩草的風流韻事,誘惑得有點兒心神不寧起來。 一天,王元含在公園遇到了過去的同事劉三塘,劉三塘的臂彎里竟然挎著一個靚麗的 ...

三個城市女人的風采

城市的繁華與美麗,給人們帶來了生活上的便利。A、B、C城女人的故事,她們三人給人們演繹了以下的感人故事經歷。 A城,臨近南海,朝向太平洋,南亞熱帶及熱帶的氣候,在日月的時間里常侵蝕這座酷熱而又潮濕的城市,她來到A城時間已有足十年了,女人愛打扮,愛梳妝,過 ...

我還不老

四月的春城,就像孩兒的臉,雖然不是一天變三變吧,但也是陰晴不定。忽而陽光明媚,路上的積雪化成了溪水,一不小心就會濺起行人一褲腿的泥點。忽而氣溫下降,雪花飛舞,化成溪水的路面結成了薄薄的一層冰。路上的行人會小心翼翼的像一個個的小腳女人,生怕不小心就會 ...

有爾存焉,得爾我幸

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愛情足夠的壯烈,可那只是久遠的傳說,王寶釧寒窯苦等十八載,她的愛情也足夠的感天動地,可那也離我們太久遠,看別人的愛情故事,總會無意間將那些畫面聯系到自己身上,也希望自己可以如此的愛一 ...

下一段幸福

???????????? ?張局退休后,和妻子回到老家鄉下。每日栽菜種花,養雞逗狗,悠哉悠哉,日子一晃半年過去了。這些日子,張局有時會盯著話機若有所思,有時會看著茶杯嘆氣。老伴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私下忍著不在張局面前表露出來。 ?這天一大早,拾掇了些土產,說是檢查 ...

一套房

那天,天還未亮,雪花在肆意地飛舞,柱子靜靜地倒在了地上,殷紅的血暈染了身旁的積雪。當花兒聞訊趕到時,他已長眠,花兒搖撼著柱子冰冷的軀體,嘶喊著,淚如若涌:“你答應過我的你要給我一套房,你昨晚又說了一遍你快醒過來啊,男人要說話算話……” 話得從頭說起, ...

三生石

前世,他是仙,她是妖 他為了她 與天為敵 和她共赴黃泉 而她 孑然一身 亦與他生死相依 奈何橋畔 他奪下她的孟婆湯 一飲而盡 他說我許你三生 不許忘了我 …… 1.今世他為天子,她為貴妃。她還記得他,他卻忘了她。她說:“你還記得阿磊嗎?” 他說:“你夢中喊的楚澤是 ...

搶手貨

我這人,向來能熬夜不能起早,早晨必須睡到自然醒。孩兒爸說純粹是他把我慣的,這話不咋好聽,卻也是實情。無論春夏秋冬,只要他在家,做早飯或買早餐都是他的活,好像已經天經地義了。 單說這幾天,我這“自然醒”是徹底變成了“嚇醒”,原因是孩兒爸的手機每天早晨都 ...

小鎮的回憶

浪花,沖刷著江邊的小卵石,嘩嘩地作響。小鎮又迎來一個喧囂的早晨,女人們陸續提著木桶到來江邊洗衣服。幾十條大小不等的木船停泊在江邊,男人們在匆忙裝卸著各種貨物。小漁船也爭先恐后,卸下了一筐筐剛剛捕撈的魚。 從對江來趕早市的船也陸續靠岸,人們提著大筐小籮 ...

指標

這段時間計生工作抓得很緊,會上鄉長定下了計生指標,平原村五個。 從聽到任務到現在,村長胡喜貴一直在想:整個平原村也就四對夫妻生有雙子女,是計生對象,還有一個指標怎么辦? 村婦女主任曹圓見胡喜貴一張苦瓜臉拉得老長,知道他是為計生指標的事犯愁,就嬉皮笑臉 ...

童趣

“老師,我們想和你郎一起做游戲。” “好 ...

“流氓”氣質

相傳,有一位美女看見施耐庵文質彬彬的,以為和君子談戀愛很有趣。有一次,施耐庵不小心碰了一下這個美女的手指頭,這個美女心里是喜滋滋的,但還是本能的打了一下施耐庵的手,并臉上笑出一朵花來假惺惺的說了一聲“流氓”,施耐庵的臉一下子就緋紅了起來,像做了一件 ...

挑挑擔擔的命里感言

見連走路都東倒西歪卻仍走里走外不著閑忙活的老娘,俺心底要說不好生難受那是假的。假的雖是假的,然偽裝還要盡力偽裝。老佛爺面前,哪個敢于不去偽裝成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孝子賢孫呢? 此際,老娘正一如既往費勁巴力地縫著“八分”。這不三個月前,老娘眉飛色舞地告訴 ...

瞎子好公

無兒無女的瞎子好公大清早戳著根拐杖“咚、咚、咚”地去找村民小組長郝明說事。 郝明笑著對瞎子好公說:“在西嶺頭上安個路燈,村上沒錢。” “沒錢不能叫家家戶戶湊啊?”瞎子好公回道。 “哪家愿意湊?你管這么多閑事干啥?”郝明有點不耐煩地反問瞎子好公。 瞎子好 ...

一個鄉下故事

講一個鄉下故事。 很久前,這里雨調風順,無禍也無災。人們種谷牧羊,很是日子過得小太平下的安靜,村子玩童都在河邊長大,鳥的鳴唱教他們第一首歌,河里的魚捉在手上,他們并不喜歡草叢里毒蛇,常常拿相似鱔魚用火來烤吃。他們都長大了,長在安靜無禍也無災的過去日子 ...

寫在村子的詩歌

村子很老,老得連什么時候命名為陰陽莊的名字也記不起來。我一直在這里生活,二十八根歲月的弦,也如年月一樣老去了。最近,因一件舉報黑社會暴力案子,讓我苦悶得是什么年月日子也記不起來了,我的惆悵長滿了荒草。偶兒,有荒草堆里驚鳥飛出,向云空箭影而去。 許久, ...

憎恨仇視的黑夜

那晚,我坐小區院子里。 天空沒有星星,也沒有月亮,只是一片睡著的沉寂,沉寂的黑很快眷屬我一個回憶。我本來沒有打算觸摸的一些事的影子,它們可不是閑來的客,來乘我一個偷閑的夜。我仿佛很快痛苦于一陣陣痙攣似的這些客影,望著周圍這些死寂的黑,樹影也沒有,落葉 ...

三個人

陽光當頭照,郊外公交車的站棚下還是很熱的,還不時的一陣熱浪,這是最熱的六月份。站棚后旁邊有冰棍鋪子,東邊有棵大槐樹,旁邊有口老式的壓水的井,有三個老爺子和四個個中年在一旁的石桌上下象棋。 遠處小跑過來了一個人,看樣子難受極了,戴著手表的右手也放在眼睛 ...

Top 尊龙d88app - d88尊龙w来就送38元